从野生到人工 从田间到产业化 青海蕨麻未来可期
发布日期:2024-06-10 03:07    点击次数:96

  每年3月至5月,是青海蕨麻成熟的季节。在青海各地田间地头,随处可见采挖蕨麻的群众,一颗颗裹着新鲜泥土的蕨麻果实,即将走向人们的餐桌……

  蕨麻为鹅绒委陵菜变种,只在青藏高原根系才膨大形成块根——蕨麻,是青藏高原极富特色和营养的珍稀资源植物。青海蕨麻储量最高,个体最大,品质最好,种质最丰富,营养成分和活性成分最高。

  《中国土特产大全》记载:蕨麻是西北高寒草原的特产,主产青海。既能食用,又可入药,素有“人参果”之美称。在西藏、青海、甘肃等地,蕨麻是藏药的主要原料,据研究显示:蕨麻块根含丰富的多糖、皂苷、鞣质、总黄酮等成分,能够增强人体免疫力,具有抗病毒、保肝护肝、补血、抗疲劳、抗缺氧等功能。

  图为青海境内连片种植的蕨麻。受访者供图

  “在我眼里蕨麻是个神仙果,就是老天爷赐给人类很神奇的一个东西。”李军乔是青海民族大学生态环境与资源学院院长,青藏高原蕨麻产业研究院院长,到今年,她已与蕨麻打了20余年的交道。

  李军乔与蕨麻的初识源于一碗香甜软糯的蕨麻粥。“我记得是我三四岁的时候,爸爸给我煮了一碗蕨麻粥,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蕨麻,吃起来又甜又糯。”李军乔回忆起儿时。

  蕨麻是青藏高原高寒草甸的建群种和优势种,长期以来,当地农牧民一直将采挖野生蕨麻作为主要的经济来源之一,造成了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,且致使资源量及品质呈逐年下降的趋势。2009年青海省已将蕨麻列入禁止采挖的范畴。

  驯化野生蕨麻,这是一项重大课题,对促进农牧民增收及其产业化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。

  图为李军乔行走在蕨麻种植地边。受访者供图

  野生蕨麻究竟能不能被驯化?这一问题一直在李军乔的脑海中萦绕着。“我购买了一些品质好的新鲜蕨麻种在了家里的花盆里,没想到长出了嫩芽,还结了蕨麻。”李军乔说,“在花盆里都能长出来,在地里就更没问题了。”随即,李军乔将人工驯化蕨麻作为自己研究生课题开始研究。

  驯化野生蕨麻并没有想象中的容易,由于以前没有驯化的先例,李军乔的研究无经验可循。通过10余年的系统研究,终于在2009年,由李军乔研发的中国首个人工驯化栽培蕨麻品种——“青海蕨麻1号”审定通过,实现了蕨麻从野生到人工栽培的飞跃,两者相比较营养物质和有效成分没有显著差异,完全可以替代野生蕨麻,为蕨麻产业化提供了原材料的保障。

  图为蕨麻叶。受访者供图

  2015年,“青海蕨麻2号”和“青海蕨麻3号”两个新品种相继诞生,这是我国独有的3个蕨麻新品种,为蕨麻产业化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原材料。

  人工驯化蕨麻成熟,意味着农牧民曾经的收入来源又回来了。“蕨麻(鲜品,球状)每公斤市场价格为50元至200元之间,每亩产值5000元至50000元,经济效益显著。”李军乔告诉记者,利润高,农牧民对其更加青睐。如何将蕨麻产业化,并形成高附加值产品推向市场?彼时蕨麻一直作为药品被广泛应用,对蕨麻的产业发展极为不利。

  “蕨麻没有进入国家和地方食品目录,制约了蕨麻产业化发展进程。”李军乔说。为此,她跑遍了青海省相关部门,最终在2021年,由青海民族大学与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、青海省食品工业协会共同制定完成的《蕨麻(干制品)食品安全地方标准》正式发布实施。

  此后,蕨麻果酥、蕨麻啤酒、蕨麻饮料、蕨麻粉等高附加值产品相继投入研发。同时,近年来,科研机构通过提取蕨麻有效成分研发成治疗乙肝的新药、抗缺氧的保健品,以及化妆品等新产品。

  图为李军乔(中)在蕨麻种植地与学生交流。受访者供图

  蕨麻的研究之路还在继续,目前,人工驯化蕨麻依旧面临着科研成果转化难题。“蕨麻的产业链很长,人工蕨麻培育成功后,减少了对野生蕨麻的采挖,保护了原产地的生态。蕨麻前景很广阔,我一直相信好东西总会发光的,所以我也会一直坚持做下去。”李军乔说。

  据悉,去年,李军乔团队筛选出63份高耐盐碱蕨麻资源,将其种植在青海海西地区重度的盐碱地,首次实现重度盐碱地成功种植蕨麻,解决了蕨麻与粮争地的难题。(完)



 
 


Powered by 天津炒股配资申请_在线炒股申请配资_炒股10倍配资操盘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4-2024 联华证券 版权所有